NHK播放励志电视剧《盘上的阿尔法:约定的将棋》

  • 时间:
  • 浏览:49

  

  2019年2月伊始,每周日22点,NHK(日本放送协会)开始在卫星频道(BS)播出4集电视剧《盘上的阿尔法:约定的将棋》。

  本剧剧名中的“阿尔法(アルファ)”,或许很容易让人联想到三年前在围棋的人机大战中以4:1的悬殊比分历史性击败人类高手李世石的AI“阿尔法围棋(AlphaGo)”。不过,正如副标题提示的一样,这部4集电视剧的主题不是围棋,是将棋。

  这是一种令中国人感到比较陌生的棋类项目,简单地说可以理解成“日本象棋”。早在江户幕府时代,日本的将棋界就形成了与围棋界类似的家族传承体制,棋艺最强者也跟围棋界一样称为“名人”(同一时期只能有一位“名人”)。

  大体而言,江户时代,围棋的地位稍高于将棋;明治维新以后,将棋的受众则多于围棋。值得一提的是,将棋有条特殊的规则,棋手可以花一手将己方吃掉的棋子放回棋盘成为己方棋子,称为“打入”。这在西方人熟悉的国际象棋里没有,所以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占领日本的美国人硬说将棋的这个规则是“对战俘的野蛮滥用”,“违反国际法”,差点用大帽子把将棋压死,这在今天看来实在是有些无厘头了。当然,作为日本独有的棋种,日本将棋界至今抱有“日本第一人等于世界第一人”的自负,而日本围棋界已经十多年没有拿到世界冠军了……

  

  《盘上的阿尔法:约定的将棋》是一部根据盐田武士的同名小说改编的电视剧。盐田武士本人大学毕业后在神户新闻社干过一年左右的将棋采访记者,这或许成了他日后的创作灵感之一。2010年,时年不过三十出头的盐田武士写出了小说《盘上的阿尔法》,一举斩获“小说现代长篇新人赏”。第二年,由日本的将棋界棋士、作家、观战记者组成的“将棋钢笔俱乐部”,也给这部小说颁了一个大奖。

  《盘上的阿尔法:约定的将棋》剧情并不复杂,玉木宏扮演的“首都新闻”社会部新闻记者秋叶隼介惨遭上司打压,被发配去了文化部担任无人问津的将棋采访记者(而他对将棋一无所知),偏偏这时候恋人斋藤惠子(比嘉爱未 饰)跟他说了再见……连连遭遇不顺的他,意外遇到了以职业棋士为目标的33岁男子真田新繁(上地雄辅 饰)。按照日本将棋界的惯例,在26岁前没有升到4段,就将告别职业棋手之路。所以,真田只能参加特别编入试(棋会破例给超龄的业余选手设定的特别考试,通过即可成为4段进入职业领域)。秋叶让穷得缴不出房租的真田住到了自己的公寓。此后,把将棋小看成“游戏”的秋叶,在结识了真田的老师、将棋九段棋士千田正三(近藤正臣 饰)后,开始对将棋有了兴趣,也开始默默支持真田新繁这种莽撞的挑战(以33岁的高龄去挑战职业棋手之路)。

  

  这显然就是一个小人物的“励志”故事了。只不过,在日本过往以体育运动为主题的电视剧中,早就不缺乏类似的经典作品了。根据石森章太郎著名漫画改编的《排球女将》,讲述了一群女中学生为了参加1980年莫斯科奥运会排球比赛而努力打拼的故事。而2008年的《菜鸟总动员》与其异曲同工,这部改编自森田真法所著同名漫画作品,讲述的是热血教师川藤幸一把不良学生改造成热爱棒球的少年以“甲子园”为目标奋斗的故事。至于正在播出的NHK年度大戏《韦驮天》也是以1964年东京奥运会作为故事主线(之一)。这样看来,《盘上的阿尔法:约定的将棋》似乎也难脱过往窠臼。大概NHK也早就意识到了这个问题。要不然,恐怕也不会把剧中演员玉木宏与近藤正臣在2015年的晨间剧《阿浅来了》扮演“有趣的父子”之后的再次搭档当作一个卖点早早公诸于世了。

  

  除了指望演技之外,《盘上的阿尔法:约定的将棋》吸引观众眼球的独特之处会在哪里呢?全剧的第一个镜头就有些出乎意料:剧中的记者秋叶隼介正在一本正经地采访著名的将棋职业棋士——一位并不是由演员扮演的将棋棋士——羽生善治。这个名字本身就是日本将棋界的传奇。他不但是迄今为止获得头衔数最多的将棋棋手,更获得了全部日本将棋七大头衔战的“永世称号”,即永世龙王·永世名人(十九世名人)·永世王位·名誉王座·永世棋王·永世王将·永世棋圣。

  看来,《盘上的阿尔法:约定的将棋》的看点之一就是诸位现实世界的棋手出镜了。除了羽生善治之外,被称为“神武(天皇)以来的天才”,唯一一位与19世纪、20世纪与21世纪出生的棋手都有对阵记录的加藤一二三九段也将以本名出演。而剧中的原八段和水上九段,则分别由门仓启太五段与森下卓九段扮演。门仓启太还担任着本剧的“将棋指导”。

  

  更值得一说的是,在剧中扮演饭仓阳菜二段的竹俣红女子初段,将于今年3月31日从将棋界“隐退”。这其实是有些不怎么正常的,毕竟这位竹俣红女士生于1998年6月27日,距离日本传统上的20岁成年才刚过去半年多而已。正是当打之年,何以急流勇退?

  这恐怕才是作为日本公营电视台的NHK,拉来玉木宏与上地雄辅这样的知名艺人与近藤正臣这样的老戏骨,更大费周章地请来诸多将棋棋士助阵拍摄短短四集电视连续剧的原因。按照日本广播法规定,“NHK为公共广播机构,是‘不以赢利为目的,独立于国家,为了全体国民的福利而进行的广播’”。由于有着稳定的收入来源(受众缴纳的视听费),NHK不用像商业广播电视台那样通过广告维持自身经费来源,也不用像后者那样迫于资金的限制,砍掉收视率不高的节目,这部《盘上的阿尔法:约定的将棋》恐怕也有着收视率之外的考虑。

  这个考虑就是振兴处于困境中的日本将棋。随着年轻一代日本人(恐怕不仅是日本人)兴趣转向电子游戏与网络;与围棋的境遇类似,将棋在日本的流行程度可以说是每况愈下。1985年时,全日本大概有1680万“将棋人口(每年下至少一次将棋)”,差不多每七个日本人就有一个将棋的粉丝。20年后的2005年,将棋人口已经打了个对折,840万人。又过了十年,2015年只剩下530万人了。神奇的是,2017年日本的将棋人口意外止住了跌势,回升到了700万人。

  这里面大概有《三月的狮子》的一点功劳。这原本是羽海野千花创作的漫画作品,刊载于《Young Animal》,获得过《漫画大赏2011》头名,《第一回漫画秋100》第4位。在2016-2017年,这部高人气漫画先后被改编成电视动画(两集)与真人版电影上映。虽然《三月的狮子》更多是在描摹人物的心境变化,但其中浓烈的将棋元素也是显而易见的——主人公桐山零是一位幼时因为意外事故失去了家人,背负着沉重孤独感的17岁将棋棋士。

  

  不过,在《盘上的阿尔法:约定的将棋》中,真田新繁以33岁的高龄去挑战职业棋手之路,还有秋叶隼介从将棋白痴变成痴迷将棋的设定,与《三月的狮子》的画风倒是大异其趣,反而更加类似将近20年前红极一时的围棋漫画/电视动画——《棋魂(光之棋)》。抛开后者中藤原佐为转世附体这样的离奇设定不论,主人公近藤光同样也是从对围棋一无所知到迷恋围棋,进而踏上了职业棋手之路。更让人感到亲切的是,在《棋魂》的重头戏,也就是近藤光所参加的“职业棋手测试”比赛中,有一位选手名叫椿俊郎。在他身上能够看到真田新繁的影子。这位大胡子大叔同样是位业余围棋高手,在多次冲击职业棋手失败后已经达到了日本bet365官方棋院规定的年龄上限。为了一圆职业棋手梦想,他不惜辞去了工作孤注一掷。可惜随后的比赛里他只获得了17胜10败的战绩,无望获得前三名出线。在最后一次“职业棋手测试”失败后,椿俊郎把自己的人生理想托付给了近藤光。另外,《棋魂》的制作同样有真正的日本围棋职业棋手参与其间——担任漫画监制的梅泽由香里当时拥有二段头衔。

  

  以此看来,真人电视剧《盘上的阿尔法:约定的将棋》倒是与当年的电视动画《棋魂》变得有些神似了。当年的《棋魂》漫画累计发行量超过2500万,被评为“20世纪日本最精彩漫画第3名”。令日本棋院意想不到的是,在《棋魂》的影响下,不少原本不知道围棋为何物的青少年成为bet365“黑白世界”的追随者,一度在日本国内掀起了一股“围棋热潮”。结果,梅泽由香里也因此被评为“对日本围棋贡献最大的棋手”。

  NHK或者“日本将棋联盟”当然希望《棋魂》的奇迹在电视剧《盘上的阿尔法:约定的将棋》上重现一次。只不过,在《棋魂》刺激下一度短暂回升的日本围棋人口不久重又一路下行,迄今难有起色。更往大了说,《排球女将》诞生之时,日本女排尚是亚洲女排霸主,此后随着中国队的崛起,日本女排连亚运会女排的冠军,也已经40年没有拿到了。至于《足球小将》中期望日本队夺取世界杯冠军的梦想……到现在也不过是个梦想而已。

  

  尽管对于一部电视剧的作用绝对无法期望太高,但也不至于妨碍中国观众静静观赏《盘上的阿尔法:约定的将棋》。即便励志传奇或许已经无法令人热血,但至少令人陌生的日本将棋世界,仍旧可以猎奇。


bet365 bet365

猜你喜欢